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网站注册正规靠谱 > 公司概况 >
清泉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第一次见到清泉的时候,他低下头不敢看我,他是我的后桌,头发有够乱的,又短又乱,脸上有青涩的痘痘,我多看了他几眼,没再说话。在我们之间已相当熟悉的今天,他回想起那天的第一次见面,还是会用羞涩的语气对我说:别提了,我以为你是混黑道的。

初中的日子,现在想起来,似幻似梦,好像有很多可能,很多美好的未知,未来似乎永远不会来,现实又非常现实。那时候的可能,现在看来,好像被短路的铜线灼热烧焦的绝缘胶皮一样,发出令人难受的气味。

和清泉是怎么熟络的我也忘了,好像是一次随机组成的同桌,让我们有了了解彼此的机会。清泉喜欢借我的新概念看,然后不还,我也不介意,反正我也拿他的诗集,然后不还。清泉的数学学得很好,而我很差,数学老师每周都会例行测验,我是不怕的,因为清泉坐我旁边。清泉是个老实得不行的人,老实但是并没有人欺负他,他身上有许多我至今仍未具备的榜样品质。我从未看见他与别人红过脸,别人向他借东西他从未拒绝,他的课桌底下干净整齐得像特工组织的秘密基地,而我的书封面边角磨出毛绒效果,在微风中还会翻转两下,然后华丽地啪叽在课桌前。我曾经以一副见过世面的口气,半开玩笑地同清泉说:你这样以后在社会上是很难混的。清泉只是笑笑并不说话,许久才吐出一句:可能吧。

清泉的家在农村,来城里念书,他是家里的骄傲。清泉衣着朴素,吃的也相当简朴,二两饭,一份白菜,一勺老干妈,他能顿顿吃,一吃吃一个月。很意外的,他沉迷于电子产品和信息技术,他少衣少食节省下来的钱,统统变成了mp3、mp4、mp8什么的,我也可以趁机蹭他的播放器听歌,谁让他总是霸着我的学习机玩游戏不还。

初二的时候,万恶的学校把旧校舍拆了,而新校舍因调度不当,未能照计划使用,男生们苦逼着脸,拖着行李,入住旧教室改的宿舍。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被老爸逼着内宿,成为内宿生的一员。

旧教室里,还残存着让人难以忘却的粉笔灰的味道,残缺的黑板上,不知是谁写着脏话,是谁画着粗糙的八神庵和草薙京。夜幕降临时,月光很容易就从高大的窗户中泼洒进来,打在谁一直没洗过的臭球鞋上。在一场关心国家大事和隔壁班美女胸部的卧谈会后,我霸着清泉的mp3,躺在摇摇晃晃的上铺,看窗外的行道树在月光和星光精心调配的意境里随风摇动。清泉突然轻轻踹我的床板。

「久爷,上厕所去不?」

我本想翻他个白眼,又担心这动作在黑夜里太明显,于是只好同意。

「谁让你吃完泡面还把汤喝了个见底啊!」我一边走,一边将耳塞从耳朵里拿出来。

清泉没有说话,只是笑着走着,阒寂的校园里,除了夏日夜晚不知名昆虫的吟唱外,还有两双拖鞋噼里啪啦的声音,那公厕真TM远,但沿途有几对同去方便的女生增添美意,也就不觉得寂寞。清泉话很少,表现得有点不像这个故事的主角,就在我即将搭讪女生的时候,猝不及防的,他唱起了山歌,把我吓个半死,我用胳臂肘拐了他一下问他干嘛,他腼腆地笑笑,说,太紧张了,压压惊。我没料到一直住在大山里的清泉会怕黑,当我以自己内心的一厢情愿去给一个人贴上标签时,现实总会毫不留情地打我的脸。完事后,我在厕所门口等清泉,估计他吃泡面吃坏肚子了。我蹲下,看着天上的月亮,飘飞的云朵如黑丝般从它的面前划过,飞向远方的山体。我突然在想,在那个遥远的地方,在那个山高水长的家里,清泉是怎样生活的呢,他会放牛吗,会给玉米施肥吗,是不是喝着山顶流下来的泉水,是不是唱着山歌看远方的夕阳滑落,结束一天的生活。清泉了出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走吧,回去换我听mp3了!

初三的时候,我们反而内心更加平静,学校对我们的管理也有所放松,终于,新的宿舍也能入住了,而我在这时,也告别了内宿生活。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和家里人说去学校温书,然后我很自然地就跑到了清泉的宿舍玩GBA。新的宿舍还遗留着装修后特有的漆味,我半躺在清泉的床上,玩着手中的GBA,他在洗衣服,阳光过处,灰尘和细小的棉絮在以一个微妙的角度轻柔地旋转,升腾,时间就在这里路过,渐行渐远。我把GBA让给清泉玩,教他在草丛里多走走才能遇到小精灵,正玩到高兴处,GBA的变压器发出了难闻的焦味,我去,烧了!

清泉说,不好意思啊,玩烂了。我摆摆手,我又怎么能怪他。他又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走走走,赶紧的。我被他半拉半扯从床上拉起,扰乱了阳光下安静细腻的灰尘和棉絮。

我们来到一家山寨洋快餐点,店里的装饰像模像样,有点500强的意思,清泉局促地点了一个童子鸡,又问我要什么,我说随意,他又加点了一些小东西,当他把皱巴巴的钞票举在空中时,我不由自主地掏出钱包,张罗着付款,不料清泉狠狠瞪了我一眼,我从未见他如此凶神恶煞,我尴尬地笑笑,收回了钱包。

等餐的时候气氛还是很微妙,我当然要为我的行为道歉,没有商量的余地,清泉也不追究,只是一再地强调,说是他请客,就是他请客。餐桌旁是一个儿童天地,分不清年龄的小弟弟小妹妹在里面快乐地聒噪。清泉拿出一直背在他身后的黑色背包,给我展示他改装的mp3,他说他给机子装了新的电池,会更加耐用,接着他抽出科技杂志给我看,对我说他对当前电脑技术的看法。清泉开心得像一个孩子,好像全世界的开心在他瘦小的身体里凝聚,爆炸,然后在空气中留下让人难以忘却的味道。

餐点上齐了,金黄的炸鸡,薯条,鸡块,散发着垃圾食品特有的诱人味道,不用多说,你懂的。清泉很熟练地将鸡腿拧下,摆在我面前,记得他跟我说过他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可想而知,在那个遥远的,群山绵延的家里,身为兄长的他,早已将谦逊礼让做到淋漓尽致。

清泉一边吃着,一边还在跟我说哪家的显卡性能比较好,我埋头只是吃,因为旁边小朋友的尖叫让我有点不淡定,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我享受美食,享受清泉喋喋不休,话唠着科技新闻的心情。

高中时,清泉去了县内一所比较年轻的高中就读,听说还是学校互联网协会的成员。复读一年后,清泉做了我的学弟,终于,我们又能一起玩科技产品,互相借书不还了,也终于,我有机会能带清泉,品尝一顿正宗的洋快餐,将那些年他的谦逊礼让,做到淋漓尽致了。

【当你某个时候突然想到,或是重新品尝一道菜品时,你会不会想起一段时光,想起这段时光里的一些人。也许,他们曾与你共享美食,也许,是你自己,在这道餐品上印下了他们的名字。】

图片 1

某品牌的洋快餐(图片来源于网络).jpg


本系列中故事人物情节纯属虚构(特典除外),并未含有对任何个人或团体影射之意。如有雷同,算我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