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网站注册正规靠谱 > 公司资讯 >
接手原空联司指挥班子的作战指挥职务

在庆祝双十一人民空军建军节之际,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人民空军建立奋斗的老一辈们。

图片 1

1952/7/2 晴 安东

52年5月19日根据中央军委指示,空军拟定了《空军歼击机部队加打一番的作战计划》,目的是让所有航空兵部队再轮战一次。52年7月2日,聂凤智司令员率领华东军区空军指挥机关558人,接替原空联司指挥班子的作战指挥任务。在此之前我年轻的志愿军空军经历了2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实战锻炼(1950年9月至1951年9月),以少量部队掩护交通线,以取得指挥,作战和保障方面的经验。第二阶段为反绞杀战(1951年9月至1952年6月),粉碎敌人以破坏铁路为主要目标的绞杀战。我人民空军在战争中成长,取得了显著的战果。从1952年夏季开始,志愿军空军进入以保卫铁路枢纽、桥梁、发电厂、水坝等重要目标为主要任务的第三阶段。

我们华东军区空军指挥机关人员经过数天的铁/公路混合搭载行军,今天抵达志愿军空联司所在位置安东四道沟。到达驻地,空联司谢斌副参谋长向我们传达了防空灯火管制和安全活动范围的规定。虽然我们是第二次入朝作战,但是我还是感觉心里有些紧张。为了加强司令部的政治思想工作,我被调入空联司直工部担任政治协理员,负责青年和群工。虽然不能直接参加作战指挥的工作了,但是我的心仍然与指挥所的战友们以及所有参战部队的指战员们连在一起。

图片 2

1952/9/6 晴 安东

9月4日,美军100余架战斗轰炸机,在80余架F-86的掩护下,突袭拉古哨发电站和鸭绿江大桥,我空3师7团和空12师36团出航至碧潼、楚山空域打击来犯之敌。击落击伤敌机5架,自己也被击落击伤6架。由于有了伤亡,底下部队部分空勤人员及家属情绪也有一些波动。今天上午根据首长指示,下到空3师了解飞行员的思想情况,并对牺牲飞行员家属做思想工作。刚好空3师师长兼司令员助理袁彬要回 3师,我与一位干事搭首长的车一同前往空3师。袁师长是个老红军,抗战时就在新疆学飞行,是我军少有的懂得飞行的首长,空3师是在朝鲜战场打下敌机最多的部队,但是袁师长非常谦和。车子把我们送到浪头机场,随后我到机场家属区找到几位牺牲飞行员的家属,一直做工作到傍晚。吃过晚饭,我与一同来的干事乘坐空3师的卡车回四道沟。经过一片山林时,突然遭到枪击,车上有机场警卫连的2名战士,我们一起还击,卡车司机比较有经验,加速冲了出去。安东地区是志愿军的后勤保障区域,加上我们空军部队,比较杂,常常有南朝鲜特工假扮朝鲜人民军混入该地袭击我军。还好我只受了一点轻伤。当晚我被送到志愿军总院—230医院救治。

图片 3

1952/9/8 阴 志愿军总院

中午何鸣同志来看我,她是聂凤智司令员的爱人,重庆人,非常热情,是我们空联司门诊部的主任。由于整个空联司女同志不多,所以我们比较熟,常常来往。在病房里我们聊天回忆起上海刚解放时,陈毅司令员召集第3野战军在上海地区部队的女同志开座谈会,会上认识了27军军长夫人何鸣同志,还有10兵团政治部主任刘培善夫人左英同志,我很早就听说左英同志在延安时期就是毛主席,周副主席的保健医生,我们都非常尊重她。左英对我说:我们这些女同志大部分都在后勤医院工作,唯有你是在作战部队司令部工作,跟随首长参加了那么多战役,是真正踏着硝烟战火过来的……。当时听了左英同志的这番话,我感到了一种由衷的自豪。

下午我办理了出院手续,与何鸣同志一起回到了空联司。刚到办公室,就接到电话,让我到谢彬副参谋长办公室去,说是有新任务。

原来,鉴于去年11月30日情报失误而导致我轰炸机编队被偷袭。空联司情报处决定在情报站的基础上设立技术侦察台,从昆明找来几台原美军飞虎队留下的电台,抽调一些英语较好的同志监听美空军飞行人员的通话。由于人手不够,决定临时抽调我去做一些后勤技术保障和政治思想工作。

(未完待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