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网站注册正规靠谱 > 生产经营 >
我和小董每人背着个大工具包

第二天我们做好饭,然后穿好工装就开始去上班,由于要抬设备,那老王就又开始指挥了,把那傻沉傻沉的箱子分给我俩,然后让敏哥和小牛拿中间的,让刚哥拿最轻的,而他自己则只背着自己的小工具包,包里没啥东西,到了现场还是借我们的用。所以经常可以看见这种情形,我和小董每人背着个大工具包,包里的工具应有尽有,另一个肩上还得扛一大盘电缆,两只手每只手都还得拎着一个箱子。如果下班了工具要放回器材室,那老王就又开始了:小王,小董,快把这设备抬进去,慢点啊,别把设备磕坏了,这一个设备好几万呢。而其他人则在那儿看着不帮忙,就让我们一趟又一趟的搬。

图片 1

我们都在旁边站着,坐着的是老王

图片 2

变压器

因为刚开始什么都不懂,书本上的那些东西真到了现场都不怎么认识,然后老王就开始了,一个劲儿的在那儿冷嘲热讽,说:“小王,小董,就你俩这还大学生呢,屁毛不会,啥都不知道,你们以后就多问知道不,听明白我的意思不,说句不好听的,只有你们多问才能学成手,你看我当年啊……”然后就开始跟我们吹起牛逼讲他的光辉事迹来了。其实要是真为我们考虑那也不错,关键他太阴阳怪气了,哪里是为我们考虑,就看自己的心情,心情好了那就叼着跟烟儿在那儿一边喷云吐雾一边跟我们说:就这啊,很简单,这样一比划不就完了吗,这算个毛啊。  要是心情不好的话那我俩可苦逼了,我问了一个问题他竟然直接甩一句:我说了你也不懂!我就呵呵了,到底是问啊还是不问啊。还是算了吧,我还不如去问刚哥呢。

图片 3

十一万伏变电站

在经历了一上午的冷嘲热讽和挖苦之后,我们终于要下班了。平时我们的工具都在现场的小板房那儿放着,那儿两年前曾是我们的办公室,现场成了杂货间。每次快下班时陈经理都会在现场厂房外边开着车等着,因为陈经理是不用亲自动手去干活儿的,他负责的是跟各个部门和甲方之间进行沟通。于是乎,我们一伙人就都提着工具包和安全帽出来了,然后,重点来了。他们齐刷刷的把工具包和帽子往我身上一塞,然后对我说:小王,你腿脚好,去帮我们把东西送回板房吧,我们在车里等你。 我去,我用得着你们在车里等我啊?可是我还能怎么着,趁着老王从厂房出来的最晚还没过来塞给我工具让我拿回去,我赶紧的往板房跑。谁知刚跑了一半路程老王就大叫着:小王啊!过来,过来,正好把我这工具包和帽子也放到板房去,我这不沉。 你这是不沉,可您也不看看我身上已经有了多少工具包多少帽子了还给我塞。唉,我也只能腹诽一下,也不敢真跟人牛逼哄哄的老王顶撞,连刚哥和陈经理都让着他,咱一个新员工更是不敢惹了。

图片 4

不写上名字就会丢的对讲机

好不容易回到了宿舍,我还得拖着疲惫的身躯去给他们做饭。怎么我当时嘴就那么欠呢,说啥不好,非得说自己会做饭,这下可好,每天都饭都是让我包了。 当然了,8个人的饭不是那么好做的,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小董就给我打下手,帮我洗菜,准备材料。风风火火地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做好了饭该吃了。这时闹心事儿又来了。

图片 5

端子排

由于我们刚来不知道连饭桌上的座位都是固定好的,所以我坐在了陈经理旁边。结果我刚一坐下,老王就大嗓门叫唤起来了。“谁让你坐那儿的!那是你坐的地儿吗?那是你刚哥的座儿,赶紧的闪躲!”我一脸懵逼的站起来走的远远的,看了这一大圈人,也没有给我留个座位啊?最后还是我小心的跟张煜说“煜哥,我能坐你旁边吗?” 张煜一脸不情愿的说:“行吧”。 于是我就坐在了离桌子上的菜最远的角落。因为菜都是摆在领导面前的,离领导特别的近,方便人家不用伸手就能够着。而我们把胳膊伸断了也只能蹭个菜边。没办法,这是不成文的规矩,桌子上的菜必须这么放,不然,老王就要开始了。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刚哥,陈经理,老王他们三人在最好的位置吃着不亦乐乎,而我们剩余几人则只能眼瞅着他们吃的满嘴流油。 当然了,哪儿都有老王,他怎么会忘了说几句风凉话呢。 他看我们不怎么吃菜,就说:你们几个小子咋不吃菜,吃啊,快吃啊,菜炒的还不错,就是淡了点儿,我口味儿重,下次记得多放点儿盐,记住我的话没小王?

老王不仅话多,吃的更多。这饭桌上就看着他在那一筷子一筷子的把菜往他碗里夹。而且还专门的捡着肉夹。后来他嫌这样还是吃的不爽,就让我把那个稍微小一点儿的汤勺拿过来,说:“我喜欢吃拌饭,这米饭啊,还是拌起来香”。一边说一边拿着大勺子从菜盆(因为人多所以用的小菜盆盛菜)子里往他碗里盛。那么大的勺子,当然经不起他这么折腾了,没盛几下菜就不多了。于是他又跟刚哥和经理说:“李刚,超儿,来你俩也盛盛,拌饭可好吃了。” 而刚哥和陈经理可没他那么烦人,他俩都说自己不习惯吃拌饭,不用拿大勺子盛,拿筷子吃就行了。如果你认为老王往自己碗里盛了那么多菜之后就不会用筷子吃菜盆里的菜的话那可就太天真了,他会一吃着自己碗里的,一边看着锅里的,继续一筷子一筷子的从菜盆里夹。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我和小董还不能走,虽然我们吃的快完了饭而刚哥,陈经理和老王还在那儿吃呢。而我们留下来是因为老王说了,你们这俩小子记得每次吃完饭收拾厨房,把剩菜倒了,把锅碗瓢盆都洗干净喽,把厨房的地给我扫干净了。 于是我们只能等他们吃完饭后再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干净,其余人则是吃完饭就拍拍屁股走人,从来不参与收拾厨房。桌子上那掉的菜汤米饭粒儿,都是我们收拾干净的。

图片 6

小董

图片 7

小董,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