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网站注册正规靠谱 > 新闻中心 >
小恩陪着我

一:在郑州,我第一次租房就碰到了色狼房东

2010年6月,我大学毕业,拖着行李到郑州找工作。我在郑州举目无亲,只能投奔我的高中同学阿晓。阿晓和一个女孩合租的一居室,两人住一张床。我的到来给她添了不少麻烦,她陪着我一起在小客厅打了几天地铺。

几天后我找到一份广告公司的工作,在郑州一个叫胜岗的地方租了一个小单间。这个房子是老式居民楼,我住在7楼,也是顶层,没有电梯,必须爬楼梯。房东是一位60岁左右的老人,最初看起来慈眉善目,非常和气跟我谈房租价格,我看他像个好人,没考虑太多就交了定金签合同租房。(刚出校门真是天真的可怜)

第二次接触我却意识到此人绝非善类。当时我和好朋友小恩在房间整理东西,房东进来说要跟我们交代一下注意事项。我们礼貌地请他进来,听他讲他在部队当过兵,转业后娶了个富家女,这栋七层的房子就是他老婆的陪嫁。说完他的光辉历史后,他说他跟他老婆已经分居,他同时交了好几个年轻女朋友,那些女孩子对他五体投地死都不愿意离开他什么的。我们看着眼前的房东,顿时觉得很恶心,找了个借口把他请出去。之后要去房东住的地方交身份证复印件,我一个人不敢去,小恩陪着我。到了老头住的地方,他特别热情地请我们吃水果点心,我俩没敢吃。我们就站在客厅里说事情。

这时候,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一位姑娘从其中一个房间出来拿东西,看到站在客厅的我们,她瞟了一眼就回屋了。老头得意地指着几个房间说:“这里都是年轻女孩租呢,陪着我一起住的,房租很便宜。”然后又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们:“这还有一间,你们可以住。”我们俩吓得不轻。从老头房子出来后,我们商议住完一个月就搬走。已经交了一个月房租,身上所剩无几的钱连吃饭都是问题,明知道遇到坏人,但是我们根本没钱再找房子。

次日晚上房东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我的小屋门口,当时我正拿着菜刀切菜。死老头想探头进来看,我站在门口,一边跟他说话,一边拿着菜刀使劲“邦邦邦”剁着案板上的一颗葱(真的太感谢那颗葱,成为我的好道具,我总不能只剁案板吧),我还拿着菜刀在空中比划来比划去配合我说话的语气。当时我在想如果这老头胆敢冒犯我,我一定会剁他。因为这是人保护自己的本能。这老头也算识时务,我个子比他高许多,拿刀故意很夸张,他神色有点畏惧。他说:“妮儿呀,拿菜刀小心点,你这挥来挥去的,小心伤着自己了。”我假装无辜地笑:“哎呀,我这人就是这样大大咧咧,以前跟我朋友闹着玩,差点把人家手指剁掉呢。”老头接不上话,只好灰溜溜走了。当天晚上我没敢睡着,其实我自己心里发慌的很,把桌子什么的都堵到门口。

我忐忑不安住了几天,很快认识了隔壁女孩。那个女孩说她17岁,在郑州一家鞋店卖鞋子。她特别严肃地跟我说,要我提防房东。说这老头之前叫她给他当情人,可以免房租。她把老头骂了一通,说要报警。虽然老头后来不敢骚扰她,但是她已经找了别的房子要搬走。我听了更害怕了。几天后我就离开了郑州,连工作都不要了。郑州留给我的印象就是那个惊慌的夏天,我不知道那个老头后来有没有得到报应,我希望他快点死去。

二:南阳,我回到了故乡,住在城中村

2011年初,在外面晃了几个月的我回到了南阳。巧合的是,还是投奔阿晓,她先于我几个月回到南阳,在城中村租了个小单间,在一个民房的三楼。

我们俩住在一起,互相依靠。城中村房子条件不好,但是逛街吃饭什么的很方便,我很快适应了环境。没过多久,阿晓离开南阳,去了广州,剩下我一个人孤独地住在这个小屋。

我的邻居是一位未婚怀孕的女孩,她男朋友家人不同意他俩的婚事,他们只好出此办法。女孩的男朋友要经常回家,就留下女孩一个人在这里。她就喊我陪她逛街,去买婴儿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啥都不懂的我陪着她在商场转呀转,还担心她的孩子万一出了问题我可怎么办。我常常替她担忧,说万一到时候男方家里不认这个孩子怎么办,她倒是胸有成竹,一点不怕。后来她生了个儿子,在我们那重男轻女的地方,她一下母凭子贵,男方家里如获至宝把她接了回去。

邻居女孩走后没多久,我遭遇了小偷。有一天下班发现房门被撬,不过我太穷,屋里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小偷啥也没有偷到。小偷遇到我也挺倒霉的。锁坏了,我让房东阿姨重新给我修好,继续淡定地住在这。

后来表妹到南阳市区的医院实习,跟我住一起。我们的房门又一次被撬,表妹的50块钱被偷走。我很愤怒,我们都这么穷了,还来偷。我报了警,警察叔叔说你等会啊,等会我过去。等到第二天人家也没来。我气坏了,之后锁也不修了,走的时候把门一关,小偷你爱偷就来吧。

表妹住了一段时间搬到了离医院近的地方,我又一个人住。不过我已经不再害怕了,我觉得我一个人完全可以应对这环境。房东阿姨担心我,送给我一条小狗,我就把那小狗拴在楼梯口,经常喂它,小狗见到陌生人就汪汪大叫,楼下的人都不敢轻易上来,我心里可得意了。二楼住了一个神经病老头,养了一只兔子,那兔子经常跑上来钻到我房间把我的手机充电线咬坏。我跟老头抱怨好几次,老头爱理不理。有一天我看到兔子又跑上来钻到我房间,我把小狗绳子解开,小狗冲上去就咬,一下把兔子逼到女儿墙那里,接着我听到扑通一声,兔子跳楼了。小狗觉得闯了大祸,卧在角落不吭声,我也没骂它,赏了他几根火腿肠。后来知道那天兔子没有摔死,但是被那家人养肥以后杀吃了。

我在城中村住得还算舒心,住了将近两年。应该是到目前为止我租房时间最长的一次。为什么搬走,是因为后来隔壁住了一位站街女。我猛然意识到,原来我住的地方是红灯区。我的天,我竟然在红灯区住了这么久却浑然不知!不过又一想这还是居民区呢,好多人都在住,我又不是王公贵族,有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但是内心里还是向往更好的地方,人啊就是这么矫情。

当时我手里攒了一些钱,我想我要去住电梯洋房,我不要住这么破旧的房子了。我要脱离这样的环境。我狠狠心告别了小狗,搬走了。(后来我回去找小狗再也没找到,心中的遗憾)

三:我终于住进了电梯房,可是住了不到一个月就滚蛋了。

告别城中村的民房,我搬进了所谓的“高档电梯房”,两室一厅,在17楼,是跟一位男生合租。

那个男生人很好,不过看起来有几分忧郁。后来慢慢熟悉了,他告诉我,说之前是他跟他女朋友住在这里。他说有一次他们正要吃午饭,他女朋友说想喝红酒,让他下楼去买。等他拿着红酒回到家,发现女朋友不见了。他是外地人,对南阳还不是很熟悉,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慌了神。他发疯似地满城寻找,去他女朋友家里找,认识的朋友家里找,但是得到的回复是让他别找了,说两人缘分已尽。他看到他女朋友发的微信,还在南阳的某个地方,但就是不回复他。他每天都在微信上留言,然而对方毫无回应。这个绝望的男生几乎每天晚上都拿着他女朋友的照片边看边流泪,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悲情的男生。我想了很多办法帮他找,但是找不到。当一个人铁了心要失踪的时候,你是很难找到她的。

虽然室友的遭遇让人难过,但第一次住进电梯房的我还是很激动。每天早上起来就要站在窗口看一看风景,拍个照片,发发朋友圈,假装自己是土豪,满足一下虚荣心。室友每天去找他女朋友,我上我的班,各自相安无事。

半个月后的一天,我下班回去,看到室友的女朋友回来了。因为我已经见了她的照片很多次,能认出她本人。室友女朋友比他大几岁,人挺漂亮,也很有气质。她情绪低落,说他们大吵了一架。两个人都哭过,眼睛红红的。吵归吵,失而复得的室友非常高兴,喊上我跟他们一起吃火锅。我们吃火锅那天正是闹得轰轰烈烈的世界末日。室友说只要躲过了世界末日,以后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

我以为大家会开心地生活下去,可是没过几天我们住的小区就遭遇了大火灾。火灾那天晚上,整栋楼浓烟滚滚,气味呛人,自己根本没法跑出去。消防员上楼打着手电筒把我们一个一个接下去。那天我魂都快吓飞了,整个人也懵了。我安全下楼之后哭了一鼻子,问候了这个小区开发商的祖宗十八代。火灾之前,小区已经遭遇几次大停电,一会说是变压器问题,一会说是电线问题,就是没有解决方案。这家开发商在南阳市赫赫有名,竟然搞出这样的事情。

房子被烧,停水停电,业主们和开发商闹了起来。我们暂住宾馆,物业也不管,只说到时候会给每个人补偿。我住了几天宾馆,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爬到17楼收拾东西搬走了。悲催的我呀。我搬走没多久,听那男生说他女朋友又失踪了,这次是彻底不回来了。他说本来他们都和好了,火灾发生,把他的感情也烧没了。

四:在南昌,我住进装修豪华的房子,却躲在房间不敢出来

2013年7月,我漂到了南昌。很幸运,我在网上找到一个很好的房子,跟一个女孩合租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当时跟女房东签的合同,她给我的印象就是特别温柔善良的那种。小区环境很好,房子装修豪华(至少对我来说是豪华,嘿嘿),房东夫妻俩偶尔回来一次,我和那个女孩一人住一间。

我室友的工作是售楼,她经常加班到很晚才回来。我下班回来经常一个人在家,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跷着二郎腿,看着大电视,心情好了煲个汤喝喝,过得可自在了。

住了半个月,房东夫妻回来了。男房东看起来温文尔雅,俩人挺般配的。他们回来住了几天,有一天我刚起床,就听到他们卧室里激烈的争吵声,当时我觉得夫妻吵架很正常,就是别声音太大,会扰民。

后来他们每次回来都会大声吵架,越闹越凶。一个星期天上午,我睡懒觉睡的正香,被隔壁的打斗声吵醒。我听到有东西撞击地板,霹雳哐当的声音,还听到巴掌声。我大惊,怕是男的在打女的,这是家暴啊,要不要管呢,万一我出去被误伤怎么办,我思想斗争了很久。正打算出去解劝一下,听到男房东大声说:“每次都打我!不就是手机里存了一张女人照片,你至于吗?”女房东带着哭腔:“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花心的男人!”原来是女人打男人,我觉着没必要出去劝了,男房东应该可以自我保护。我在自己的房间呆了很久,听着他们从卧室打到客厅,又从客厅打回卧室,一直闹腾了一个上午。我讨厌看到这样的场面,能躲避就躲避,再说了我出去他们看到我也会尴尬。最后我实在憋不住要去洗手间,只好鼓足勇气出来,发现他们已经停止打斗出去了。客厅里一片狼藉,遥控器被摔坏,撑衣竿被打断,水杯什么的扔了一地。

那天下午,我正在客厅坐着,女房东一个人从外面回来。她看到我,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跟我倾诉她的故事,说她跟他现在的老公都是第二次结婚,当初他们俩为了在一起,各自放弃了原来的家庭。没想到两个人在一起后,矛盾不断积累,爆发,渐渐升级到要离婚的地步。她跟我讲了足足有四个小时,我由最初的好奇到后来听的昏昏欲睡,最后我实在撑不下去,安慰她几句,劝她不要用暴力解决问题。她可能看到我脾气还算好,就说让我帮忙监控她老公,说他俩不在一个地方上班,有时候回来时间凑不到一起。她担心她老公出去找别的女人。我急着走开,就胡乱答应了她。

后来我很后悔,因为我给自己惹了大麻烦。每次男房东回来,女房东都要给我发信息问我她老公到底在不在家,让我去门口看拖鞋在不在。我没多想,觉得这女人真关心她老公,就老老实实回复她。直到男房东问我是不是在他老婆面前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我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当时我肯定不承认呀,我说没有。但是男房东说:“哎呀,我老婆都跟我说了,说她问你我有没有在家,叫我不要骗她。没事啊,你就跟她说我天天在家,哪都没去。“我听了想撞墙,整了半天我成了一个双面间谍,里外不是人。我果断拒绝了他们夫妻的无理要求。女房东再给我发信息,我就当做没看见。她又找我室友,人家也不理她,她就不了了之。

除了房东夫妻回来吵架打架影响到我,我对这个房子还是非常满意的,房租便宜,住的也很舒心。我还经常喊同事过来吃饭,显摆我做菜的手艺,我们坐在大客厅里开茶话会,好不惬意。我喜欢结交朋友,大家也一致把我这里当成了根据地,隔三差五过来聚会。

只是房东夫妻越闹越凶,他们不只是打架了。房子是女房东买的,她一生气就把男房东的衣服扔了出去,男房东只好开车带着衣服去住酒店。男房东后来连门都进不来,女房东交代我们不要给他开门。男房东哐哐敲门说拿了东西就走,我左右为难,觉得这里实在住不下去了。

房东夫妻俩的婚姻也出现了很大的危机,女房东终于心灰意冷,决定把房子卖掉。那个房子位置好,出手很快。马上有人定了房子要搬进来,我就找了别的房子要搬走。

我搬家那天,女房东跟我聊了很多。其实想一想,他们夫妻俩吵归吵,但是对我还挺好。每次他们回来做好饭了喊我一起吃,女房东熬了银耳汤还特地端给我喝,有什么好吃的总不忘给我留一份。男房东还开车送过我。想到他们对我的好,我觉得很心酸,也有了几分不舍。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终归要各走各的路。

再后来,我离开了南昌,也跟女房东失去了联系,我真心希望女房东能够找到她的幸福。我也希望所有的女孩子在外面租房的时候要安全第一,保护好自己,不可像我那样大意。如果单身一人住到新的环境,要尽快熟悉周围的派出所位置,甚至要把片区民警电话存在手机里,危难时刻也许能派上用场。

而我自己,南下北上,漂泊了一站又一站。我一直梦想着拥有自己的一间房,在这个梦想实现之前,我还要继续租房。生活在继续,还会有更精彩的事情发生,我已经学会了淡然面对。这些租房的经历也是我生命中的财富,是一段段有血有肉的故事,值得我珍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