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网站注册正规靠谱 > 最新文章 >
埋头吃饭

威迷的幸福生活之70元的天威(写于2007年6月)

2007年5月28日

2007年5月28日,天威收盘站在了71元之上。晚上吃饭的时候,儿子大概从我的脸上看出了些什么东东。儿子说,爸,我们是不是可以买一台新的电脑了?我得意地向他一笑。

妻子抬起头,问:天威70元了?

70元了。

是吗?还真70元了。

我微笑不语,埋头吃饭。

妻子之所以有此一说,是因为4月份我决定重新归队成为持股天威的真威迷时,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点小小的争论,为了天威。

说实话,到了今年的4月,经历了无数次的短线搏杀以后,我对这个市场产生了发自内心的疲惫感。你看,大盘象是吃了春药一样,天天斗志昂扬。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削尖了脑袋成天价打探:有啥格消息伐?地铁里只要有人打手机说一声:这只股票……,四周所有的头便会齐刷刷向他靠拢;就连吃碗咸菜面时邻桌的两个老太谈论的股票,都成了买卖的依据。不要基本面,不要技术面,也不要政策面,只要勇气加运气。我的操作也是一次比一次短,越来越频繁。每一次出来了,看着亢奋的大盘,只能亢奋地再杀进去;每一次进去了,又担心下跌而匆忙退出,赚一点蝇头小利。我真的觉得那一个月里,我几乎迷失了自我。已经连续咳嗽两个星期了,我都没有心思去看医生。

我整天这是在做啥啊?

你嘛,像我以前一样,在做黄牛,搬砖头。常来我们办公室串门的陈富海笑呵呵地对我说,两只手还来回比划了一下。陈以前是寄生在我们公司B股部门的外汇贩子,早年因不明原因被送到黑龙江劳改多年,后来平反回来,一直做黄牛谋生,孤身一人,到也积累了200多万元的财富。现在,他只拿个十来万做做股票,其它的资金都打新股。

哈,我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出声来。一点不错,我现在真的就是一个黄牛贩子,将股票从这个人手中搬到那个人手中。我突然知道我为什么烦躁不安了,因为我现在是和他以前一样,和所有的在这个市场中忙忙碌碌的人一样。尽管这种一样说不定哪天也会让我积累起上百万元的财富,但是我还是不喜欢这样的一样。我不要和他们一样!如果一定要和谁一样,我应该是和巴菲特一样。

对了,和巴菲特一样!我的手情不自禁地在电脑上键入:600550。

谁能够和巴菲特一样?做了威迷就能够和巴菲特一样吗?和巴菲特一样了又能怎么样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写于2007年5月30日23点58分)

(广告:威迷的幸福生活,迷一样的生活!儿子从父亲的脸上可以看到一台电脑,而这台电脑又可以告诉妻子天威70元了,为什么?70元的天威和这个威迷的家庭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一向温柔的妻子会和丈夫为了天威而争论?为什么作者有持股天威的真威迷一说?为什么文章中的主人翁一想到巴菲特,就会情不自禁地在电脑上键入600550?为什么?为什么?

朋友,你想知道这一切吗?你愿不愿意在持有天威的漫漫征途中让这样一个威迷来陪伴你,安慰你,激励你?

朋友,如果你愿意,请你――加分吧!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分数,你的加分将会使这个幸福生活中的威迷更加幸福。)

不一样的威迷,不一样的我。不一样的我就能成为一样的巴菲特了吗?

自从买入天威重新归队持股天威的真威迷后,我的心情一下子格外舒坦起来。每天到了办公室,不再急吼吼地翻阅证券报,急吼吼地打探消息。在别人忙进忙出神神道道的时候,我呢,不慌不忙地将茶杯清洗一遍,然后打开塑料袋拿出一只罗汉果,掰开,一分为三,取其一放入杯中,冲入开水,待其微烫,轻咪一口,入喉微甜,止痒止咳。这是妻子规定我的必修课。每天出门的时候,妻子都要谆谆叮嘱我:要多喝开水啊,别忘了泡罗汉果。每天,我可以不再像以前那样,时时刻刻紧盯盘面,随时准备杀进杀出;我可以东逛逛西聊聊,抽空还去有电视机的大户室看场姚明火箭的NBA转播;我甚至可以请假去市六医院看病,一整天不看盘面。同事们都说,你怎么这么心定啊,万一大盘跌了你不怕吗?我说我不怕,我买入天威就是因为我对这个市场已经把握不住了。我不看好现在的市场,却又不知道它还要涨到什么时候。我买入天威,就是相信它能帮助我在市场大跌前逃出来。

即使市场大跌时我没有逃出来,我把胸脯拍得乓乓响,说:我相信天威也会不断地创新高,帮我规避大盘下跌的风险。

大概是我说话的语气,我拍胸脯的乓乓声把大家都给震住了吧,那一刻居然没有人敢反驳我。这些同事都是亲眼看着我那一天我一键入600550的代码立刻变得神采飞扬,看着我在39元出头一些刚刚给所有账户满仓天威后,它的股价就一飞冲天站上了42元多,然后又看着天威没几天就上摸了50元,他们还敢说些什么呢?

确实,放眼全球,环顾当今市场,有谁对于他买入的股票敢于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的?除了威迷,大概也只有巴菲特了。

巴菲特,我终于有一样东西和你一样了。

先不说我为什么会对天威如此自信。关于我和天威的结缘,我会在以后的威迷的幸福生活之某某中逐渐介绍。却说我的这种由内而外的变化不可避免地会在我的家庭生活中反映出来,我的妻子首先便感觉到了这种变化。

妻子说,看你这两天这么得意洋洋,咳嗽好像也好多了,是不是抓到什么大黑马了?

我笑着说,不是黑马,是大白马。

什么白马啊?

天威保变。

天威宝贝?有这样名字的股票吗?

哎,对了,就是天威宝贝。我将错就错,开心地说笑。

妻子以前从来不关心股票的。在前些年暗无天日的那些时光里,面对伤痕累累的账户,我基本上都是一个人承受下来的。我从来不和妻子说股票,从来不和妻子说我的操作。说这些有用吗?买入一个股票,判断失误跌了下来,割不割肉?割不割?这种令所有股民都备受煎熬的痛苦,多一个人知道是会让你的心情轻松些呢,还是更加沉重?所以,我不说。咬咬牙,我独自承受,一个人坚持。我相信妻子的漠不关心,起初也是为了怕我承受太重的压力。大盘之树常青,我的脸色免不了总是灰色的嘛。久而久之,妻子就真的不关心股票了。我记得去年初,当我开始买卖天威,随着对这个公司的逐渐了解,有一天晚上我很激动地对妻子大谈特谈我发现了天威这个伟大的公司,一个可以用一生去跟踪投资的公司。妻子只是静静地听着,面带微笑,一声不语。隔壁正在复习迎考的儿子拖了一下椅子,妻子打断我说:你去看看他,是不是又不专心了?这一刻我知道,我还要独自面对股市的惊涛骇浪。

说来有趣,最终使妻子关心起股市的并不是我这个作丈夫的。或许,如果我的资金账户金额能够增长得快一些,再快一些,肯定也能吸引妻子的目光。真是惭愧,我那微薄的本金既要承载家庭的一些开销,又要肩负着发扬光大的革命精神。这轮行情我能做到翻几番,已经是做的非常伟大了。但是,在经历了房价暴涨和眼界大开的国人看来,我的这点资金连个黄牛的都不如。真正使妻子也关注股市的,是她的那些个同事。

进入2007年,中国股市春情勃发,一路昂扬的红色K线柱引领着各路英豪高举存折奋勇杀入,过关斩将。妻子所在的单位,中科院的一个研究所,终于也抵挡不住巨大的财富效应的诱惑,几乎所有的人都开户入市。以前羞于启齿,只能偷偷摸摸暗中行事的炒股行为,现在在上班时间都成了公开的秘密。同事间见面,三句话也离不开股市了。象牙塔轰然倒塌。妻子起初很不理解,怎么可以这样啊?上班的时候怎么连领导也在看股票啊?可是后来,她的一些知道我在证券公司上班的同事,缠着让她向我打听有什么内部消息,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妻子心中得意,渐渐地也关心起股市来。1、2月份的时候,妻子常常问我有什么好股票推荐推荐。到了3、4月份,妻子和我谈股票的语气也不一样了。

给你推荐一个股票吧,明星电力,现在7块多,要炒到20多块的。看到我只是在笑,妻子继续说:真的,是来福在安全局的朋友告诉他的。来福是她单位负责安保的一个科长。

我说:明星电力,现在叫*ST明星。你知道为什么它叫*ST吗?

妻子说:不知道啊。

*ST就是表明它是个濒临摘牌的上市公司。你知道现在的股票平均价格都在10多元以上了,为什么它还在7元左右啊?

不知道啊。

因为它已经亏的一塌糊涂,它的董事长也被抓起来了。

啊,我想起来了。妻子说:来福说过的,就是因为它亏损,它好像要重组,所以会涨到20元。

已经关心起股市的妻子,在听说我买了天威宝贝的那一天的上班时间,就急吼吼的打电话找我。

――喂,是你吗?你买的那个股票叫什么?不是叫天威宝贝,是叫天威保变吧?

――是啊,是叫天威保变。

――哎呀,那个股票不能买的,你怎么敢买它呢?

――为什么?

――你赶快抛了它吧,它是个骗子公司。

――为什么它是个骗子公司呢?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的。

……

这天妻子下班一回家,就忙着问我抛了吗,天威保变你抛了吗?我说,别急,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说它是骗子公司。妻子喝了一口水,擦了擦汗,说出了一段令我瞠目结舌的话语。

说天威保变是个骗子公司,你会相信吗?对了,你肯定不会相信,你甚至听都不会听,因为你是一个威迷。可是,如果是你妻子这样说呢?你是不是只能耐心地听一听啊?好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写于2007年5月31日14点45分)

妻子喝了一口水,擦了擦汗,说:我今天一到单位就去问我们所里的股票通……我打断她的话:你老公就是搞证券的,你还要找什么股票通啊?妻子说:不是的,我只是随便问问。我想问问什么股票怎么叫宝贝啊,可是老顾怎么也想不起来。正说着,我们财务的沈草过来了。她一听就说她知道我们在说哪个股票,不是天威宝贝,是天威保变。我说,对,就是天威保变。沈草立刻大叫起来。

沈草突然提高的嗓音,把妻子吓了一跳,办公区里所有的人都抬头看着她。沈草叫道:这个天威保变你们都不知道啊,它是个骗子公司,去年就有国家财务学院的教授写文章揭露它了。怎么,你们都不知道啊?大家都摇摇头说,不知道。沈草说:做股票一定要信息灵通,股市里的骗子勿要忒多,搞不好侬就会上当受骗。妻子问:这个……公司,它是做什么的啊?沈草说:本来是做发电站的变压器的,后来主业混不下去了,又去搞了个太阳能电池,就成了新能源概念股了。科研处的小严插嘴说:对对,我想起来啦,是有这么回事。沈草继续说:太阳能,侬也不想想,阿拉国家伽穷,有几个地方用的起太阳能啊。它的利润不是做假账怎么会年年增长啊?这种公司骗骗小老百姓还差不多,人家财务专家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去年人家文章一发表,它的股价立刻跌忒一半,只有十几元了。妻子说:现在它可是四、五十元了。炒作!沈草说:炒作罢了。现在什么股票不炒?阿猫阿狗都在炒,连ST都炒到20多元了。再说了……

妻子听了沈草的话,本来也没有什么反应。她知道沈草是所里有名的大喇叭,她的话你就是放在洗衣机里甩干甩透,肯定还有一半是夸张的。但是,就在这时妻子看到西装革履的法律顾问李周先生也挤了过来。李周先生说:天威保变啊,我也知道。去年李国机律师事务所有两个律师也曾对这个公司质疑过,这件事嘛……对了,虽然那两个律师在我们行业里的口碑不怎么样,但是这件事还是要当心的。到底是人民币嘛,不是桔子皮。对了,我想想也有问题。保定那个小地方我去过,我们是坐车去的,一路上灰灰拉拉的,什么也看不到。后来突然看到几幢楼了,那就是保定了。呵呵,你想那个地方会有什么像样的公司啊?像太阳能这样的公司,那是要和国外发达国家来往的,它在上海或是上海附近还差不多。你看人家无锡尚德,尚德知道伐?在纳斯达克上市的。

妻子听了一愣一愣的。老顾走过来劝慰道:别听他们瞎说,你老公是干那一行的,肯定比他们了解得清楚。可是妻子已经面色如土了。

听完妻子的叙述,我哈了半天,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抬起手,隔空对她指了指,脑中飞快地寻找我要表达的词语。我想骂她,可是她毕竟只是转述别人的话呀;我又想骂她单位里的那些庸人,可是我骂了他们也听不到。我只能摇摇头,张口对妻子说:你……。突然间,一种搔痒从我的气嗓深处爬起,先是挠我的胸肺,然后又爬上我的嗓子眼,我一时胸闷气堵,忍不住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咳嗽。这一阵咳嗽真的让我感到天昏地暗,天旋地转。有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我有些灵魂出窍了,失去了知觉,胸中顶着一股气,人也飘然起来。怎么啦?你这是怎么啦?妻子吓坏了,赶忙过来给我拍背。我只是把得到的消息告诉你,看把你急的。妻子说。我蹲在地上缓了缓神,接过妻子递来的纸巾擦净眼泪鼻涕。我对妻子说:没什么,就是突然嗓子发痒。你把电脑打开。妻子说:别看电脑了,你快躺到床上休息吧,看你刚才那么吓人。我说:没事了,你把电脑打开。

电脑吱吱呀呀地启动着,红色的指示灯一闪一闪。我乘着这档子时间,喝了杯妻子给我冲泡的蜂蜜茶,静下心来。我打开电脑,找到我设置的文档,打开。我让妻子看了目录,再打开其中的一个文件。我对妻子说:这就是你同事说的那个什么专家去年的文章。我又打开另一个文件:这些是那些律师的质疑文章。你看,所有关于天威这个股票的各种信息,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我都收集在这里。你看,从05年10月,一直到现在,是不是我一直在研究它啊?你以为我只是一拍脑袋随便买啊?你同事说的那也算消息,整个就是在搬弄是非嘛。他们知道天威到底是干什么的吗?他们知道天威是什么时候开始投资太阳能产业的吗?他们知道天威的管理层怎么样吗?知道天威在新能源产业方面有什么新的布局吗?知道保定河北有什么产业规划?天威在这些规划中的作用,他们知道吗?妻子被我问得又一愣一愣起来。他们都不知道,对不对?他们也不用知道。他们只要七传八传一些小道消息,然后追进去,赚了一抛,跌了一捂,就行了,是不是?

在我振振有词地对妻子说这番话的时候,刚才咳嗽时的那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又出现了。只是一瞬间,好像有另一个我飘然于我的体外,对我说:你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

我定了定神。妻子翻了翻我电脑中的目录,说:你满用功的嘛。那当然啦。我笑了起来。我也想缓和一下气氛,就套用黄健翔的名句开起玩笑: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妻子不解的目光注视下,我在电脑收藏栏里找到一个链接:

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一看到这个链接一定会哑然失笑,请你们注意了,笑过之后请立刻整理好你们的仪容。那些牢骚帖、骂人帖请海洋版主赶快清理掉,喜欢发水帖的也请尽量克制一下。我的妻子就要光顾我们的论坛了,这是她第一次和我们威迷见面,我希望广大威迷们能给她留下知识渊博、温文儒雅、崇高的、伟大的、有理想、有事业心的美好的印象。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写于2007年6月1日12点28分)

确切地说,那一天我给妻子看的并不是光伏太阳能论坛的正式页面。那时我在论坛上还没有注册成功,在论坛的正式页面上我只能看看目录,无权浏览内容。有好多次,看到有威迷用极具挑逗性的词语作标题,在论坛上大爆天威利好,其后跟帖哗啦啦一大片,可我就是看不到内容。我心中那个急啊,真可谓欲火焚烧。

在MACD我的太阳还没有被关闭之前,我就注意到这个光伏太阳能论坛的存在。但那时,天威正处于股价雪崩的危难时刻,江湖上各大门派群起而攻之。他们自诩为正宗价值投资的代表,视天威为异端邪说,运用了电视、报纸、网络等各种手段,不遗余力地打击天威,合力围剿威迷。那个时候,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MACD上,那里俨然已经成了天威保卫战的主战场。以驻扎在香港的top为代表的国际势力联合国内各路利益集团,每天都要对威迷发起数轮攻击;而我们威迷们则紧紧团结在shine2008等网友的周围,坚持价值理念,进行拼死抗争。那时的形势真的可以用乌云压顶和血雨腥风来表达。反天威势力一方面利用增发中的利差来策反天威中的机构、基金,层层压低天威股价;一方面编撰文章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进行舆论轰炸;一方面又雇用写手到各论坛去灌水,扰乱视听。威迷队伍不断被蚕食,威迷的力量不断被削弱。终于,随着天威股价再一次跌破20元,威迷们只能像水银泄地一样,分崩离析。

我是在天威股价最后一次看到22元时离开的。卖出天威以后,我曾买入过数个股票,尽管很多股票日后都涨得很好,但是我总也拿不住。拿不住,就意味着它再好和我也没有关系。我不断调整自己,既要克服因不熟悉公司而产生的股价恐惧,又要努力跟上已经蓬勃兴起的牛市步伐。在艰难的股海搏击中,我总会想到持有天威的那些日子,怀念威迷们共处一堂探讨天威价值的美好时光。我上网搜寻有关天威的信息,关注每一条关于天威的帖子。突然,我注意到以前被我忽略的那个光伏太阳能论坛,正悄悄地聚集起越来越多的威迷朋友。Shine2008,yjg0133,qinjiayu……,一个个熟悉的网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论坛的目录上。哇,水银人在聚集!我的脑海中立刻跳出《终结者III》里的那个打不死的水银人的形象,兴奋的我马上登录注册。可是,一次一次的注册都没有成功。有时论坛的系统说我的网名已被别人注册了,有时又说什么格式不对。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我已经在Email里接收到了论坛发来的确认邮件,却无法激活用户名。我抓耳挠腮,双脚直跳,对着电脑大喊大叫……,一切都无济于事,冷酷无情的论坛在我想看文章内容时依然冷酷无情地告诉我:你无权浏览内容,新用户请注册。看着光伏太阳能论坛的页面,我突发奇想,看来这里的版主叫海洋之舞,他的海水很深啊!这论坛注册搞得这么复杂,是不是在检验威迷的忠诚度啊?哈哈,开个玩笑。

顺便说一下,当我后来在论坛上注册成功发帖问候新老威迷时,有一位名叫蓝姬的网友回帖说我真笨,泡网功夫不够深。原名注册不了,变换一下大小写或者加上个空格什么的不就行了吗?老兄有所不知……对不起!蓝姬这个名字应该是位女网友吧,让我在论坛会员名册里查一下。哇噻,还真是一位女网友呢!女威迷!对不起!我是说你有所不知,这变换网名的做法我想起来内心就会发抖。当时在MACD的论战中,他们一会儿注册top,一会儿TOP,一会儿THE TOP,一会儿the_top,一会儿又the-top,把我们搞得晕头转向。更卑鄙的是,他们还注册了shine2006,shine2007,shine8002以及shine2oo8等等等等,来混淆威迷的视听。所以,不是我不会变换,是我怕我变换了到头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呵呵!

有一天,依然是在搜索天威的信息时,无意中发现一个网页。该网页虽然简陋,但其目录的排列条目却让我眼熟。我点击进入浏览内容,却发现其中的文章字体虽然杂乱,作者却多是一些耳熟能详的网名:很多都是以前在MACD里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哎!我细看网页的名称,发现它竟然也叫光伏太阳能论坛。对比之下,大喜过望!原来它是光伏太阳能论坛的一个镜像板。你虽然没有注册,却可以从这里看到帖子中的文字内容――图片无法看到;文字中还夹杂着一些乱码、小体字;当然,也无法发帖发言。但是,这些已经足够了,足够我及时了解天威的信息,跟上威迷的脚步了。大概从2006年的年底一直到我在论坛上注册成功,我基本上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状况下保持了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似的真威迷的情操。相比较一些持有天威却成天价为天威股价的上下波动而忐忑不安,加入威迷却仅仅是为了打探消息的朋友来说,我那时可以称之为一个不持有天威却心系天威的真威迷。

贴上那个简易光伏太阳能论坛的链接,现在生活幸福的威迷们有空可以去感受一下:

有朋友看到这里要说了,有没有搞错啊?不过是买个股票呀,怎么写得像是在打仗似的,还江湖纷争,武林称霸呢。你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啊?呵呵,假的!股票买卖在账户上,那是真的。经历留在心上,心上的东西那都是假的。我写这一段只是一个插曲,表明在我的心中我确实以为我曾经战斗过,而且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该接着说妻子光顾光伏太阳能论坛的事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写于2007年6月2日23点08分)

我和妻子在电脑前等待论坛页面打开的时候,儿子也凑了过来。爸,你们在干什么啊?儿子问。给你妈妈看一个股票论坛。儿子也在一边好奇地待了一会儿,想看看老爸老妈到底在干什么。但是很快他就没耐心了:什么破电脑啊,这么半天也打不开。儿子到隔壁看他的体育新闻去了。我无奈地看了妻子一眼,只有苦笑。妻子说:早就让你换一台电脑了,你这台老牛连破车都拉不动了。我说:再等等,等我在天威里做出差价来就换电脑。妻子说:要不我刚发的那笔钱先拿去买一台电脑?妻子的研究所最近发了1万元的奖金,我们原来计划用它来改善一些家里的设施:把淋浴房的拉门换一下;安装一个水管家;添置一台液晶大彩电;给儿子换部手机等等。我说:再说吧。

正说着,光伏太阳能论坛的页面打开了。我马上向妻子介绍起来。妻子这才知道,原来在天威保变这个上市公司的投资者中有一个坚强的群体。他们称自己为威迷。最早的威迷在中国股市一路下滑的艰苦日子里,就已经开始关注、跟踪、分析研讨天威的新能源投资。在最黑暗的2005年里,威迷们先于大盘竖起了天威这面新能源的龙头大旗,并一步一步地把天威的股价从5元多推升到了近50元。你知道吗?网络上有好几个讨论天威的论坛,我对妻子说,只是其它的要么无人管理,牢骚帖骂人帖太多;要么就是一人念经众人附和的博客,缺少互动讨论。这个论坛是我看到的讨论天威基本面最好的论坛,许多很有质量的网友都汇聚于此,他们的观点对我帮助很大。我随手打开了第一个帖子。这位网友叫shine2008,你看他从很早就开始发帖,坚持探讨天威的基本面变化,很多威迷都是受他的吸引聚集到这里来的。你看,这是他写的评论,这是他翻译国外的文章,还有这些……他的很多观点后来都被证实是正确的,有些还被国外的评论文章借鉴呢。妻子问:他是谁啊?不知道。我说。在论坛上我们只知道大家都是威迷,至于生活中是干什么的,谁也不知道。妻子突然说:他会不会是公司派来的啊?我一愣。妻子说:我听你介绍说他对太阳能行业很了解,那会不会是天威公司派他来的呢?我笑了起来:派他来干什么呢?妻子很认真地说:派他来宣传啊,让你们都买天威的股票。我说:买了怎么样呢?妻子说:买了可以帮他们托盘呀。你们都买了,他们就可以逃掉了呀。我忍不住大笑。我说:其实,去年天威有一段时间走得挺艰苦的――对了,就是你们所里的沈什么说的那个时候。那时,就有人也质疑过shine2008网友的身份,有些人就曾猜测他是天威派来的托。股票市场里帮庄家吹喇叭的都叫托。但是,马上就有网友指出,如果他是天威公司派来的,那天威就更值得投资了。为什么呢?你看,天威派出一个卧底的都对行业那么了解,那岂不是说天威公司里人才济济,是不是天大的利好啊?

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突发奇想,希望妻子以实际行动来表达对我的信任。我提出妻子的一万元奖金,交给我投资天威。妻子还没有答话,儿子却问:你们不是说用那钱买新电脑的吗?儿子平时最注意我和妻子间的谈话,即便是他在做作业的时候,即便我们压低了嗓子说话。我说:天威的子公司天威英利今年4、5月份要到美国去上市,而且它就要10送10了。我估计到了5月天威应该会涨得很好的。儿子问:爸,什么是10送10啊?我说:就是你买多少股就送给你多少股。儿子说:那不是翻倍了吗?我笑着应了一下,没有详细解答。妻子有些犹豫,说:我们所里的同事都在炒低价股,天威现在40多元,是不是太高了?我说:你还是不信任我对不对?现在的市场上是都在炒低价股,以前我也炒。可是,炒低价股你进去了根本就拿不住,整天提心吊胆。我买天威,就是厌倦了这种炒作,希望自己能回归到投资的心态做股票。能够在大盘上涨的时候安心地赚钱;在大盘下跌的时候,能同样安心地看着股票缩水,因为我相信它的价值。妻子笑着说:股票缩水你也能安心啊。好吧,你拿去做……但是,做到什么时候呢?我说就做到天威的这两个利好兑现吧。儿子问:那时就买电脑吗?我说:当然啦,不光是买电脑,我们还要买一台新彩电,还要给你买个新手机,还要……妻子笑着推了我一下:做你的白日梦吧,我只希望你能赚一台电脑就心满意足了。我说:那简单,天威只要站上70元,我们就赚了一台电脑的钱。70元,天威很快就能看到。

第二天,市场正好因为3月经济数据的不确定而大幅波动,我立刻在44元多一些的价位用妻子的奖金买入200股天威。随后几天,天威在经过几次震荡之后,股价以涨停板冲破了51元大关。我适时做了两次差价,赚的钱虽说不多,但足以安排一次黄金周的二日游了。五一长假,我们一家人和一位好朋友一家人一起去浙江旅游。在安吉,倘佯在碧绿的竹海里,沐浴着蒙蒙细雨,我的心情极为舒畅。

一切都那么的美满,一切都那么的顺畅。一切都如想像中那样的发展:你希望它涨停,它就涨停了;你希望它出利好,它的利好接二连三;你希望它的股价一步一个台阶,它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股票做到这种境界,夫复何求?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写于2007年6月5日13点05分)

 

2007年5月29日

――你睡着了吗?

――还没。

――我就知道你睡不着的。在想你的天威吧?

――没。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你只要不睡着就一定在想。想啊想,头发都想白了。

――是啊,我现在如果不染头发,我们一起走出去人家一定以为我是你爸爸呢?

――去你的!你知道吗?现在我们所里的人都在看你的天威。

――为什么?他们不看自己的股票,看我的天威干什么?

――关心呀!以前我告诉他们天威会涨到70元,他们都不相信。今天很多人见到我都说,你老公的股票真的涨到70元了,你发财了。我们发财了吗?

――我们发财了,我们白拣了一台电脑。

――咯咯,我们现在有多少钱了?

――1万2,再加上儿子的5000元压岁钱,一共是1万7。

――怎么才1万7?我……去你的,我是问我们股市里有多少钱。

――我不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你承受不了。

――为什么我承受不了?

――你真要知道?那我就从头和你说。我们最低的时候,也就是在05年的10月份,我们的账户里只有1万元左右……

――算了,算了,你不要说了。管它多少钱,你管理就行了。我可不想让头发也白了。

――……

――你知道吗?我们主任看了天威的股价后说,你老公敢买这么高的股票一定很有钱啊。你以后每天上班可以乘差头了。

――你怎么说?

――我说,这又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我们有什么钱呀,真有钱我就不上班了。我说,我老公是搞基本面分析的,在他眼里没有股价高低之分的,只有股票好不好,值不值得投资。

――哇,对我这么有信心啊!

――那当然,我选得老公嘛!哎,对了,小严告诉我说今天天威一上来股价一直被压低到67元多,后来突然十万几十万地往上拉,一下子打到73元,里面的庄家很凶的。

――是啊,我刚才也是在想这件事,这几天天威一直这样走,跌一段时间就有十万股的大单往上拉,但又不肯快速上涨。按理说美国上市的事情已经明朗了,应该好好地涨一涨了,这两天大盘又涨得这么好,蛮奇怪的。

――老顾说你分析得很准,说天威到70元,就到70元。

――我可不是说天威只涨到70元,我是说天威涨到70元,你那200股正好可以挣一台买电脑的钱。

――那你说天威还会涨?

――那当然。

――涨到多少?80元?90元?100元?

――我不知道。天威没有顶。

――是么。可天威要是就到70元然后就下跌了呢?

――不会的。退一步说就是跌了我也不怕,我相信它的价值。

――天威要是只涨到70元,我的同事可就要把你当成股神了。

――股神有什么好!没有股神的,我也不要做股神,我要做巴菲特。

――巴菲特,那你是老巴了?

――是老爸。

――瞎说,你才比我大几岁啊,专门占我便宜。哎,我忘了一件事,我们实验室里的主任正在召集同事组团8月去西藏旅游,我到是很想去。

――是坐火车去吗?有机会去西藏玩,蛮好的嘛。

――坐火车去坐飞机回来。可是,他们做了个预算每人大概要1万元呢。

――钱不是问题,我支持你!

――等天威涨到100元?

――天威涨到100元,只要动用你那200股就一切OK了。天威不到100元,也没有问题。

――真的啊,那我明天去报名了?

――好啊。

――唉,其实我真正担心的是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怎么吃饭。你又不会烧饭,总不能天天吃方便面吧?还有哈力……

――这你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吃刀削面啊。还可以吃水饺、馄饨,这我会烧;还可以到你爸妈那里去混几顿;还可以出去吃肯德鸡、麦当劳,你儿子最喜欢了;我们还可以 ……喂,怎么,睡着了?睡吧……

我轻轻地为妻子掖了掖被子。看着她安祥的睡姿,我深感自豪。一个男人能够让他的妻子儿女过上安稳的日子,过上好日子,他是不是值得自豪啊?尽管我们目前还不富裕,我们的房子还不够大,我们还没有车子。但是,明天,我相信这一切都会有的。明天,我在妻子平稳的呼吸声中也感受到了一丝睡意,明天的天威会像脱缰的野马奔向百元,奔向沪深股市的最高峰,明天……

当,当,当 ……

是半夜12点了吗……怎么现在还有人家有报时钟啊……明天……

(写于2007年6月5日15点16分)

后记

2007年5月30日

2007年5月30日0时0分,中国人民共和国财政部颁布公告:自即日起将证券交易印花税由千分之1调高到千分之3。当天上午9点30分一开市,沪深指数均大幅低开。随后的5天里,大批股票放量下跌挫,连跌五个跌停板的股票比比皆是。沪市综指从5月29日的最高点4335点 一直下跌到6月5日的最低点3404点,几万亿市值一时间灰飞烟灭。这就是中国证券史上注定要青史留名的“半夜加税”事件。

现在回想起来,财政部颁布公告的时候恰好是我们文中的主人翁和妻子一起憧憬未来、鸳梦重温的时刻。那么,这场“五卅血案”带给他和他的天威的将是什么呢?是灭顶之灾,还是更加坚定了价值投资理念?他的操作因此有什么变化?70元的天威渐行渐远,对他的幸福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天威100元的梦想还会实现吗?妻子越来越多的参与到他的股票生活中去,对他的理念有何影响?我在5月29日晚上构思《70元的天威》时,原本只是想表现一下投资股票和家庭生活之间的乐趣,根本不知道当晚竟然会有如此重大的事件会发生。所以,最初的设想只是写5月28日那一天的幸福生活和幸福回忆。第二天开始写作时,市场的变化让我改变了原先的打算,决定写出5月28、29、30日发生的事,其中5月30日想表现一个人在建立了投资理念后面对现实的干扰、家庭的影响,他该怎么办。但是最终定稿时,我选择了只写5月28、29日,把文章定格在不应该还存在的当、当的钟声里,把5月30日留给未来。

文中出现的名字都是虚构的,明眼人可以看出黄牛陈富海指的是海富通;财务沈草和法律顾问李周也各有所指;其他的意义不大。有兴趣的可以猜一下,文章最后写妻子睡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有哈力……这里的哈力是谁?

文中未经同意引用了一些威迷的网名,只是想增加文章的真实感,提高一下大家的阅读兴趣。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我在文中写到:账户上的是真实的,心上的都是假的。那是现实生活中的哲理。而落实到本文中恰好相反,文中所有写具体账户具体买卖的都是虚构的,所有写心理的却都是真的。

(完稿于2007年6月9日13点45分)

上海·5034蜗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