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网站注册正规靠谱 > 最新文章 >
一直到我爷爷这辈

1-2爷爷的秘密

   我们家祖籍并不是青海的,我小时候听姑姑提过,我们老家是山东的。困难时期因为家里穷,爷爷只身一人来到青海这边闯荡。先是去了海东地区的平安县农场当管理员,后来去了老变压器长做保卫,从保卫干到保卫科长,后来因为有点技术提了副厂长一直到退休。奶奶是爷爷在农场当管理员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就在一起了,再后来可能就有了我爸爸,然后又有了我姑姑。奶奶是土生土长的青海人,但是也看不出青海本地人特有的黝黑皮肤和泛高原红的脸,可能是一直生活在西宁市里的缘故吧。

   爷爷跟我们说,我们的祖籍是山东招城的,招城盛产黄金,我们家祖辈就是以寻金,炼金,打金器为生。这门手艺口手相传,一直到我爷爷这辈,爷爷这辈家里有三兄弟,上面有两个哥哥,后来家里遇到变故,爷爷的两个哥哥,一个死了,一个不知所踪。就剩下他一个人逃到这里。西宁这边相对很安全,但是一没有金矿,二考虑到做金匠太显眼,所以爷爷就放弃了这门手艺,姑姑这辈也就没有传袭这门手艺,到我这辈就跟不用说了。

   可爷爷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陆家这百年基业,这次一病更是让他想到,一旦西去,这门手艺就要跟他一起消失在这个世上了。所以爷爷决定要在他临终之前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而我自然而然就成为了这门手艺的最合理继承者。

   爷爷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为什么不能传给姑姑,难道这门技艺传男不传女,那封建思想也太严重了。又想到我正在备考研究生,虽然考上的希望渺茫,但至少也试一下。现在看来要泡汤了。

   一定神,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收拾,继续听爷爷讲。

   要爷爷手把手传授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如果口手相传就必须回到招城,而爷爷现在的身体,显然不能长途跋涉五千里去山东。但爷爷又提出了一个办法。

   我们家祖上,为了防止这门手艺像这样遭遇意外而失传,在很早之前,便把这门技艺记录下来,藏到了一个地方。只要找到记录有这门手艺的东西,就可以保证这门手艺不失传了。

   说到这里,爷爷使了一个眼神,奶奶很会意的从床头拿出一个木盒,这个木盒非常精美,黑红相见的花纹,有点像红色的漆器,这个木盒应该有些年头了,木盒四角有些磨损的痕迹。木盒之前上面可能有金色的花纹,不过基本都被磨掉了,仅剩一些金点,花纹已经断断续续,看得不是很真切了。

   奶奶准备打开这个木盒,但是并非我想象的一张一合的那种简单木盒。只见奶奶用手轻轻转动了一下这个木盒,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个木盒上下左右各三段式,就像魔方一样。转动之后上面的螭龙文竟然完整地对上了,对上之后我才发现,上面的红黑漆绘制的纹样是螭龙文,与这个花纹类似的图案,前几天我还在刘敦桢的《中国建筑史》里见过,应该是古时候的一种图腾纹样。更令人惊奇的是经奶奶一转,这个盒子一下子打开了,在最中间的中空部分,放着一片金色的东西。这个东西很小,只有拇指指甲那么大,形状也类似于指甲。

   爷爷把那个金片拿在手里,告诉我说这个是金龙鳞,这是我们陆家的信物,带着这个鳞片就能找到记录有我们陆家手工匠作技艺的东西。而这个东西,也是一件金器。爷爷说他也没见过那件金器,他只知道那东西叫:赤金龙头。爷爷的记忆里也没有其他人见过龙头。爷爷猜测应该是金作的龙头,而陆家手艺就记录在这个龙头之上。

   这个龙头的大体位置就在胶东招城的福山之上,具体在哪里爷爷也不知道。爷爷希望我们能够去一趟招城,找到龙头,他也就死而无憾了。

下一篇:没有了